S__54550532    

「非常傷心」。是我這幾日,常邊走邊自語的話...。媽媽又住院了。傷心的是,見到至親的人受苦。我非常不捨....生命中,有些苦,除了自己,沒有人能代受,每每想到這裡,涙水是不停便喚地流。

每一個人,是不是多少都帶有些「分裂」的因子呢?我,在一個人的時候,才能安靜地將他人難明瞭的情緖流出。竟然又能在面對人群時自若。有時都很納悶,這是怎麼做到的?還是說,某程度的分裂其實才是正常的?因為這樣,反而得以調和平衡般的繼續走下去。

S__54550533

在友人送的這本《你走慢了我的時間》裡面,有這麼一段話,相當細膩。作者說:

「很多時候是這樣的,在某一個時間點上,會特別覺得自己的人生死死的卡住了、然後那些曾經讓自己不舒服的對話都會用一種很輕蔑的姿態重新再來一次,日子好像變成一條細細的繩,緩慢地,把自己勒緊,甚至就要窒息。」

我特別對「卡住」兩字凝神了一會兒。
人生真的充滿太多的關卡。如果不設法過關,就很容易被卡住。如果你願意去面對,會發現,在「過」的期間,往往有驚險,有恐懼,有疑慮,但總是懷著試能試的,盡能盡的,不必奢望過多那之後的發展。

S__54550534

卡繆在《薛西弗斯的神話》的話:

真正的救贖,並不是廝殺後的勝利,而是能在苦難之中找到生的力量和心的安寧。

是的。心的安寧,那是極致的境界,我總朝向那處行進。

有些苦,非得自己嚐不可;有些路,也必得孤獨地走。

喜歡蔣蘍的這段話:

我一直覺得,孤獨是生命圓滿的開始,沒有與自己獨處的經驗,不會懂得和別人相處。所以,生命裏第一個愛戀的對象應該是自己,寫詩給自己,與自己對話,在一個空間裏安靜下來,聆聽自己的呼吸和心跳,我相信,如此,這個生命走出去時才不會慌張。相反,一個在外面如無頭蒼蠅亂闖的生命,最怕孤獨。

S__54550535

寒冷有雨的天氣,讀了首李進文的詩。我最喜歡這一句「如果用我家的雨,敲打你家屋頂,你會有共鳴」。


接到雨滴扔過來一個答案,我以為碎了就應該會痛,但只是涼涼的
雨滴認領一個人,很瘦很瘦的一個人,歲月的失物
雨滴如果可以控制墜落的速度,就表示還不夠快
如果用我家的雨,敲打你家屋頂,你會有共鳴嗎
路面那麼潮溼,就怕天堂打滑,再次撞壞世間

S__54550536 

 

創作者介紹

回歸

Miche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Eric
  • 人生中,有許多的無可耐合和該不該.....
    這其中,有時候又牽連著所謂的選擇.....
    於是,健康的人兒面對著久病的人,其實也無能為力。
  • 悄悄話